•   宁波职业装要在产业优势的基础上,通过各类活动、展览、比赛的有效结合,形成更为良好的产业高质量发展生态;要告别单一的生产制造模式,通过材料、功能、设计的创新,加快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昨日,在2023中国职业装产业大会上,来自中国服装协会、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北京服装学院等协会、高校院所的专家齐聚一堂,为职业装产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提到职业装,或许不少市民的印象仍停留在传统的西服套装或西装套裙上。但随着消费需求的一直在变化,职业装已不再是能源、金融、交通运输、教育、医疗等部门的“专属产品”。通过设计赋能、“智造”提质、绿色转型,如今的职业装在高水平发展之路上越走越宽。通过积极拥抱新变化、新趋势,宁波职业装产业正加速转变发展方式与经济转型,焕发蓬勃向上的新活力。

      “尽管我们企业成立不到3年,但职业装几乎每年以翻倍的速度在增长。”宁波博洋职业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忠岩表示,快速地增长的数据背后,既得益于人们日渐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也源于宁波职业装的迭代与升级。

      诚如张忠岩所言,随着主力花钱的那群人逐步向“90后”“00后”过渡,职业装面对的需求也慢慢的变多元化。比如,针对不同的肤色、身材及区域特点,客户会要求职业装生产企业在设计制作中进行微调。在职业装的定制过程中,南方地区的职业装一般较为紧身,北方地区的职业装则较为宽松。同样是金融机构,国有银行的职业装一般较为传统,商业银行的职业装则相对时尚一些。

      “在不少市民的印象中,职业装产业已是一片红海。而事实上,定制化需求的一直增长正成为职业装加快速度进行发展的新动能。”张忠岩介绍,在日常的市场对接中,他发现慢慢的变多的企业愿意将形象和视觉特点融入到职业装的设计中,形成独特的企业文化,让职业装多了一些个性化的设计。

      不单单是博洋职业装,职业装产业板块的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同样体现在杉杉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的数据上。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22年该企业职业装板块上的效益与上一年相比猛增30%。“这得益于职业的细分及各类企业文化建设的需要。”杉杉品牌运营总经理骆叶飞说,中国服装协会的统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职业装的年营收已超过2000亿元,预计2026年达到3800亿元。

      宁波培罗成集团副总经理叶辉介绍,公司自品牌创立开始,便深耕职业装领域。在个性化定制慢慢的变成为主流的当下,职业装也正在发生明显的变化。比如,在类别上,职业装已从最初的西服、衬衣及各类劳动防护服装拓展至夹克衫、风衣、羽绒服、冲锋衣等,服装类别不断细分。在设计上,职业装越来越贴合职业的特性。不少职业装能让人们一眼就知道穿衣人从事哪个行业。

      “在我看来,职业装的加快速度进行发展离不开企业文化的塑造。”宁波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毛屹华表示,如今一个成功的企业或品牌,往往更加追求规范和统一。而企业形象最直观的体现,有很大的可能性源于员工在着装上给人的第一印象。于是,职业装越来越受企业重视。

      目前,虽然国内少有企业将职业装的重要性上升至“企业名片”的程度,但不一样的行业有不同的着装规定和形象要求,故职业装不单单是一件服饰,更代表了一种职业的精神内涵。

      市场的风向往往是行业动态的证明。慢慢的变多的宁波服装公司开始进入职业装市场。金鸟服饰、博洋职业装、凯信服饰、松永制衣等企业均是近年来宁波职业装的新生力量;马骑顿(MQD)、春芽子等童装品牌也开始转变思路,进军职业装中的另一个特殊市场——校服。

      雅戈尔车间的IPAD数据看板能让员工实时了解生产的各个细节。 (殷聪 摄)

      新生代职业装企业及品牌的崛起,让宁波职业装成功迈上新的台阶,但这也代表着市场之间的竞争加剧。

      “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之间的竞争,现在的职业装要一直地探索与创新,从而适应新的市场变化。”雅戈尔服装控股有限公司团购部总经理助理张波表示,去年雅戈尔职业装的体量已接近6亿元。在她看来,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之间的竞争,企业最重要的应对举措便是智能制造。

      从2017年初开始筹备智能工厂,到2018年4月完成5G智能制衣工厂的改建,雅戈尔已实现从裁剪、车缝、整烫到仓储配对一体化的生产流程,让有不同工艺技术要求的产品“混流”生产成为现实。

      “定制化、柔性化的生产能力,让雅戈尔批量订单生产周期缩短30%。”张波说,走进现在的雅戈尔车间,就能看到员工正在熟练地使用智能吊挂流程系统。

      完成一道工序后,员工只需要按一下按钮,布料就会通过智能吊挂系统传送到下一道工序。每块布料需要裁剪成什么样的尺寸和形状、布料的工序及工艺要求,都会一一展现在下一道工序的IPAD数据看板上,就像在员工面前放了一本实时更新的说明书。

      “流程的再造,让雅戈尔的柔性化生产成为现实。”张波说,数字化转型对公司而言,最核心的一点就是降本增效。但对于雅戈尔而言,除了降本增效,数字化转型帮助雅戈尔构筑了一条竞争对手无法轻易逾越的“护城河”。

      博洋职业装注重用设计提升产品的竞争力。博洋职业装副总经理鲁红表示,对于中国的职业装市场来说,被称为“制服王国”的日本是国内企业学习的标杆。在日本,职业装不仅适合各类商业活动场合,也适合日常生活的各类场景。

      “这就需要企业通过设计,让职业装既成为企业的‘最佳名片’,也成为员工在工作乃至生活中的理想着装。”鲁红说,当前职业装发展还面临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客户日渐增长的多样性需求得不到真正的满足。过去企业生产什么,客户买什么,现在是客户要什么,企业设计研发什么,市场模式的转变迫使企业静下心来,了解客户的需求,用设计表达职业装的内涵。

      虽然整个职业装市场的需求在增长,但从长远看,日益激烈的市场之间的竞争也让职业装的同质化现象越发严重。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品牌就成为职业装企业赢得市场的关键。”在培罗成副总经理叶辉看来,宁波服装企业要凸显自己的品牌价值,在职业装市场中须树立独特的形象。

      凭借一把剪刀、一把尺子,红帮裁缝做出了中国第一套西装与第一套中山装,并成功开设第一家西服店、第一家西服工艺学校,写下第一部西服理论专著,凭借五个“第一”,红帮裁缝在中国近代服装史上写下辉煌一页,也让“宁波装,妆天下”成为宁波服装产业的亮丽名片。

      毛屹华说,宁波需要持续擦亮“红帮裁缝”这张金名片,持续扩大宁波职业装的影响力。

      身为宁波市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的陈国强,同时也是中国服装协会的顾问。他在纺织服装领域扎根多年,见证了宁波服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历程。

      在他看来,宁波职业装发展有基础。在中国职业装50强企业中,宁波独占7席。其中,雅戈尔更是中国职业装十大领军企业之一。罗蒙集团、杉杉品牌运营、博洋职业装、爱伊美服装、培罗成集团、洛兹服饰等6家企业也是职业装领域的龙头企业。

      “纺织服装产业注入新内涵后,它既是创新驱动的科技产业,也是文化引领的时尚产业,还是责任导向的绿色产业。”陈国强说,这就要求职业装发展规划进行新的调整。

      他认为,宁波要成为国内服装产业一流城市,职业装是重要的突破口。宁波职业装发展既要抓住产业的需求,也要做出自己的特色。

      “对宁波来说,港口、制造是宁波的两大优势。”陈国强认为,宁波需要更好地发挥港口优势,加强与意大利佛罗伦萨、法国鲁昂等友好城市的协作,由政府、高校、协会等携手打造纺织服装产学研用的基地,不断的提高产业的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水平;要与更多的“金顶奖”设计者合作,掌握时尚前沿动态,了解未来时尚设计的发展趋势。

      中国服装协会会长陈大鹏认为,宁波纺织服装产业虽然基础扎实,但优势并没有正真获得充分发挥。宁波需要告别单一的生产制造模式,通过材料、功能、设计等方面的创新,联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在加快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的同时,固优势、补短板,形成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合力。

      陈大鹏还指出,近年来,国潮风头正盛。但相对于风靡全球的旗袍来说,男装如何传承中国历史背景和文化至今仍未破题。既要兼顾时尚设计潮流,又要体现厚重的文化内涵,职业装或将是未来传承中国历史背景和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

  • 上一篇:2023职业装十大品牌榜单发布
  • 下一篇:苏州衡通定制职业装有限公司
  • 品种繁多,精工制作
  • 款式多样潮流美观
  • 品质有保障
最新资讯